上饒新聞 首頁> 時尚娛樂 > 快訊 > 正文

送別趙忠祥,不放哀樂放《動物世界》

2020-01-21 15:25:50來 源:新華網      評論:0點擊:

\

朱時茂、陳佩斯

\

朱軍

\

朱迅

\

  一位從山西太行山趕來的農民楊晉富說,他從小就愛聽趙忠祥的節目,收集了很多關于趙忠祥節目的視頻和錄音帶。盡管趙忠祥走了,隨便哪一段、哪個作品他都能隨時回憶起來,“真的很想讓他再多活幾年。”

  1月20日9時,趙忠祥遺體告別儀式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?,F場沒有播放哀樂,而是循環播放著趙忠祥主持過的春節聯歡晚會及其配音的《動物世界》《人與自然》節目視頻。大家在趙忠祥的聲音里懷念他。李瑞英、白巖松、董浩、楊瀾吳征夫婦、朱軍、畢福劍、王為念、陳佩斯、朱時茂、王剛等人相繼出席。

  現場,有很多從全國各地前來送別趙忠祥的觀眾,很多人都向他鞠上一躬,獻上鮮花,也有很想念他的觀眾泣不成聲。

  前央視主持人、趙忠祥昔日忘年好友董浩參加完儀式后,上車離開之前對圍觀群眾說:“謝謝大家來送趙老師,我們不會忘記他的,大家都不會忘記他的。”董浩現場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十分心痛,趙忠祥這輩子在主持界做的貢獻無人能及,有這么多觀眾喜歡他一生足矣。他是一個北京爺們,大家不會忘記他。”話畢,董浩眼眶紅了,哽咽沉默。

  在1月20日八寶山趙忠祥的遺體告別儀式上,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到主持人劉純燕、董浩;趙忠祥鄰居祁曉野,與趙忠祥相識50多年的央視高級編輯李近朱、同事王文華,共同追憶“宗師”,送他最后一程。

  ●鄰居祁曉野

  經常一起去超市買菜

  研究電影美學的祁曉野與趙忠祥是鄰居,在他心中趙忠祥是個豁達、有態度的人。一旦想起趙忠祥的聲音就會令人想起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。

  盡管是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,鄰居們對趙忠祥最多的評價是“隨和、心系天下”,“以前我們經常去超市一起買菜,走在路上就會聊一些社會現象、家長里短、電影播音樣樣都談。我們一直都知道他腿不好,去年就看到他走路時一直揉著腿,走路確實吃力。去年8月時我問他怎么了,他總說沒什么,可到了12月份就住院了,也是因為檢查腿的時候驗出了癌癥。”他說,時代在變,但趙忠祥似乎還沒走,他的離世盡管帶走了一個時代,但永遠留下了聲音。

  ●“金龜子”劉純燕

  至今沒問他為什么叫我“小俠”

  “小俠”這個昵稱,是趙忠祥給劉純燕取的,在中央電視臺里,趙忠祥被稱為“大俠”,劉純燕就是小俠,每次趙忠祥看到劉純燕就樂呵呵地問她“小俠,你最近在忙些啥呢?”劉純燕說,她一直想問趙忠祥為什么會把這個外號給她:“以前我們有段時間都在國際部,是同事,偶爾也會一起去參加配音,但整體來說一起做的節目不算很多,他主要是以《春節聯歡晚會》《動物世界》為主,就偶爾開會的時候能碰頭。他是公認的‘大俠’,但為什么叫我‘小俠’,我還真的沒來得及問他,這也成為我的一大遺憾。”

  劉純燕說在聽說趙忠祥生病的時候就想約著董浩、李揚一起去探望他,也準備好了給他祝福78歲生日,但還沒趕得及,出差期間聽到趙忠祥去世噩耗,實在讓人痛心不已。“對于趙老師,我有很多遺憾,他一直約我去他家吃炸醬面,每次都在約,每次都說去,但現在永遠吃不成了,很遺憾。只有來最后看他一眼。”

  劉純燕說,大家都尊稱趙忠祥為宗師,是所有臺里主持人業務上的榜樣,他工作上特別認真,也有自己獨特的播音風格:“不管你是播音員也好,主持人也好,你都需要有自己的主持風格和標志性的特點,觀眾才可能記住你。今天告別儀式上沒有哀樂,整個大廳里都回響著趙老師的聲音,這個聲音太熟悉了,其實我經常也會回看《動物世界》,趙老師的聲音有種魔力,能把我們帶到那個世界里。”

  劉純燕形容自己和趙忠祥的合作是“神交”,雖然一起正式合作節目不多,但只要一見面就交流一下業務,再說說最近的生活,“我覺得趙老師把這一生都奉獻給了電視事業,他很專注,在自己的領域中有自己的堅持,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,都是和他日積月累的修養有關。他告訴了我們,電視事業就是要用自己的真誠和真心去做,才能讓觀眾喜歡。”

  ●同事王文華

  他的即興主持能力讓我們震驚

  王文華和趙忠祥在一個辦公室待了13年,合作過很多節目,最長的一段時間是做《廬山》系列紀錄片。他印象中趙忠祥文學功底特別深厚,業務很成熟,他的主持從不是正襟危坐,而是接地氣、愛創新。對工作也很較真,路過山東曲阜,到孔子講學的地方,“我們當時給趙忠祥的任務是讓他走進去‘來一段’,他沉默了幾十秒,然后告訴我們可以開始了,他說‘我靜悄悄地走到了孔老夫子旁邊,我是一個遲到的學生,我這一遲到,就是2050年’。我們在場的人都震驚了,這一下就有了節目的感覺,覺得他非常睿智。”

  ●摯友李近朱

  他賣畫、住豪宅的傳聞“不實”

  2016年3月25日,趙忠祥曾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條動態,“和老同事李近朱聚一下,當年合作《廬山》《大京九》南北奔走,可稱老當益壯,而今均過古稀。”李近朱與趙忠祥相識近50年,兩人合作共事多年,最早他們一起合作《新聞聯播》,是同組成員。后來,李近朱從事紀錄片的拍攝,他執導的12集的《廬山》系列片、33集的《大京九》系列片,曾邀請趙忠祥、倪萍參與紀錄片的現場主持。做節目的過程中,他們爬了很多次廬山,南北奔走千里路,風餐露宿:“那時我們都50多歲了,其實作為主持人、播音員,按理說他就在演播室里錄音就可以了,但是他一定堅持要親身踐行,和整個節目組走這一趟。”

  李近朱說兩人經常在趕路期間聊業務,趙忠祥始終堅持一個關于主持的觀點“主持人要真主持”:“播音的時候他說自己不是主持人,是念稿子的播音員,如果做主持人就要有自己的思想、語言、形象,來表達創作的主題。”

  李近朱說,在播音領域,趙忠祥的藝術造詣是很高的,因為大家不會忘記他的聲音;主持方面,他在拍攝節目過程中幾乎沒有稿子,會用自己的語言和思想、日常的學識把編導想表達的東西表達出來,都來源于他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蘊。他的即興能力太強了,和他合作你會發現很多很有智慧的主持橋段,“作為中國電視的開創人之一,他從最開始就見證了中國電視事業的發展,也是播音主持方面的符號,今天我們很多央視同事都來了,對這樣一位先導者充滿了敬意。”

  回憶起來,李近朱說趙忠祥的炸醬面他吃過很多次,偶爾他們愛找一個小酒館,聊一些電視、文化上的問題,也經常通電話。

  “我非常難過的是每次電話基本都是老趙主動打給我,一個半月前,他給我打電話約了春節聚一聚,我剛剛從廣州回來跟他約時間,結果他走了,我只知道他腿腳不好,不知道他生了這么重的病。”說到這里,李近朱帶著埋怨的語氣哽咽了:“我和他相識50多年,他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強撐,特別不愿麻煩別人,比如他身體不好,有很多活動邀請他出席他會婉言謝絕,不是他要擺架子,是他身體真的不允許,他不愿給別人添麻煩。”

  盡管在熒幕前趙忠祥是國臉、國聲,但私下的他在朋友心中是一個很普通、直接、通俗的老人。但有時候網上的某些言論也會讓李近朱感到憤怒:“人都有缺點,他也有,但目前網絡上關于他的說辭和照片有一些是不真實的,比如他所謂的別墅和會所,那就是一個在十里河裝修很簡單的樓,和我在微信上看到的豪宅的外觀完全不一樣。之前還有消息說他售賣字畫,他說‘誰要能把這件事坐實,我反給他5倍、10倍的錢’。”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楊蓮潔 張坤玉

  本版攝影(除署名外)/新京報記者 鄭新恰
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569774.live]
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[www.569774.live]

相關閱讀:

上饒日報社簡介 | 關于我們 |    新聞熱線:0793-8224621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業務合作:0793-8224921 舉報電話:0793-8224621

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.備案/許可證號:贛ICP備09014908號-1.

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

456棋牌游戏安卓版下载 七星彩怎么玩法价格表 股票趋势分析 股票模拟炒股软件 江西11选5走势图前三表 上海时时乐app下载 福彩幸运农场中8个 黑龙江22选5的中奖概率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福彩3d走势专业线版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